腾讯分分彩 > 人生感悟 >

逝去的年少,我丢了青春华丽的衣裳

逝去的年少,我丢了青春华丽的衣裳
>

白云恍恍,流水匆匆,青春的愁绪堆成岁月无尽的哀伤。凄迷的韶华,在情窦初开的回忆里,那段青涩的岁月如今怎么也唤不回来,年少的豪迈,被缺月吞蚀的一干二净,无知轻狂,指天骂地,纵横红尘追寻那懵懂的情爱。那时候的我不懂红尘的悲伤,那时候的我们还单纯的铭记世间每一个凄美的故事,那时候的我,还曾听风流过耳发的声音,便独自吟唱这首寂寞的韵歌。悄悄的沉睡,不懂残阳为何在黄昏偷偷垂泪,挥洒伤情,开始装扮灰黑色的风景。

逝去的年少,我丢了青春这件华丽的衣裳,在流光飞舞的晚霞中,曾经的年少早已失去最美丽的颜色,而那忧伤苍白涂抹这最美丽的黄昏。独自饮愁,日日寡欢。记不清是何时戴上虚假微笑的面容,走在狼狈的尘世之中,忧忧岁月,蹉叹时光悠闲的清欢。年少的纯真,在滚滚红尘之中就这样悄悄被埋没。年少的直白,还有多少真心的话语残留在心扉之间。只是苍老开始旋转,碾断了开始和结束。只是有多少开始还能记起,又有多少结局还可以忘记。回忆总在思绪里抽痛心弦一根,无知的年少,如今渐走渐远,曾经的微笑却变成无可奈何的苦涩。岁月消逝了年少的记忆,我把寂寞圈在手中,焚燃心的悲凉,于是,我哭了,因为心又痛了。似曾记得那时那世,那人那事,缺了文字的日记本总显得太过纯白。

风亦寒,心亦凉。蹲在记忆消褪的河岸,在匆匆流水之间,跨过这座孤独的桥,回一回首,年少的记忆遗忘在了对岸,只是我怎么也回不到最初。站在年少的对暗,我捡起片片残落的花瓣,握紧在手心,轻轻推向鼻间,嗅一嗅曾经那熟悉的气息,或许以后只有在梦中才能看见。跨过这座孤独的桥,回一回首,年少的记忆遗忘在了对岸,只是我怎么也回不到最初。站在年少的对暗,我捡起片片残落的花瓣,握紧在手心,轻轻推向鼻间,嗅一嗅曾经那熟悉的气息,或许以后只有在梦中才能看见。无根的树,开满在这条河流的两岸,桥断,断了这三千笑颜。似水载着纷纷落下的花瓣,越流越远,孤独的站在这岸边,悲悯的眷恋开始在脑海中荡漾,望天望地最后拥抱自己偷偷哭泣,幼稚的脸庞上还挂满晶莹的泪水,残花落去逝流水,彼岸的快乐,此岸的悲伤,我弄丢了青春那件华丽的衣裳,那里面装满了我童年的欢乐,年少的憧憬。是否丢了就这样丢了,再也找不回来,是否就这样心里面一直惦记那件叫做青春的衣裳,苦苦寻觅无终……

懵懂的年少,无知的总是想着快快长大,因为长大后可以做着小时候我们不敢做的事,此时,长大后,却总是怀念小时候,怀念小时候那些不足为惜的小事。如今长大了,学会了忧伤,也学会了悲伤。小时候玩的游戏,简单而快乐,长大后再无游戏,总是闷闷不乐。小时候,残缺在昨日的故事,总是很想知道结局如何,长大后,故事如何凄美,我们都可以幻想到结局如何如何。小时候,我们总是念着一件小事情,长大后,我们总是念念不忘一件情事。长大后,愁着眉苦着脸,直到故事终了,才知道自己已经老去。开始孤单中感到害腾讯分分彩怕,年少,丢失的伙伴,怎么也不会再回来和我玩一场简单的游戏。断桥畔,曲水边,流水还倒映我瘦弱的模样,只可惜年少的那份简单再也不会回来,我褪去青涩的装束,套上虚假的面具,无注的仰望,活在充满忧伤的此岸,万念俱灰,失去了对希望的祈盼,爱一个人也将会成为一种奢侈,恨一个人也将多出一个敷衍的理由。

似乎太在乎过去,也停留在回忆。痴蝉还知了个不停,雀鸟也停止了飞旋。河岸青青,流水依依。如今丢了青春的自己,只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像个乞丐讨捡别人的残汁剩饭,委屈的落泪,也只会在午夜一个无人的街角,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如今,沉默的时间多了,说话的时间少了,留走在残缺的世界,丢失梦想和青春的人被别人羞辱已是常事。活着悲痛和哀伤往往超越了生命的最高线,在这里,活着只为懦弱的还残留一丝丝找回曾经的希望,活着只为别人更痛快的驾驭自己的尊严,活着只是更期待那一天自己找到真爱的绳线,我丢失了青春,还有那小小的梦,我该到哪里去寻找你们,我该去哪里找到我的归宿。

青春无悔,那是对欺骗自己的人说的。青春逝去,倘若我可以回头,我希望停留在年少的那段时光里,如果岁月可以允许我回首追寻那段懵懂的时光,我愿意放弃一半的生命去换取,因为我的梦还在那里,不曾破碎,不曾湮灭。可惜,青春不过华丽一场,好似,你和我都有一件华丽的衣裳,如今年少逝去,我们都丢了青涩的年华,丢了青春这件华丽的衣裳,我们还在等候那段时光折去的惜年。我们彼此都还紧紧握住一段随风遣散的花香,在苍老的古城,苍老的街道,也会随之回忆而后在慢慢老去,也会随着这座古老的城市,演艺着生老病死的戏幕。一起随着别人丢下的忧伤晃荡哭泣,最后泪干了,心碎了,回忆也就散去了……

青春归去,岁月掏捡后剩下的便是惆怅,可惜梦碎后,带着疲惫的心,游走在千古不变的城市里,我依然在泪水流淌中忘记某些人还有某些事,年少风流,亦不堪回首,亦不堪追捧在折断指甲的手心中。

逝去的年少,我丢了青春华丽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的衣裳,谁还会铭记过往,悲痛的随流年流浪到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