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人生感悟 >

流泪的新娘

流泪的新娘
>

我知道一开始就有许多女生喜欢秦莫。

因为秦莫是这届新生中最出色的一个。

“新生杯”足球赛比赛时,旁边的几个学姐说,那个10号踢的好棒,长的好帅。她们指的是秦莫。

大一时,有段时间我们班男生宿舍经常失窃。结果弄得人心惶惶,大家互相猜忌。一天上体育课不见秦莫的踪迹。下课后发现秦莫在学生处。原来他逃课抓到了小偷。小偷是一个临时校工。事情的结果是秦莫因为逃课被通报批评,却因此赢得了同学们的尊敬。

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我是最执着的一个。常绕路经过男生宿舍,去他常去的饭堂打饭,去他常去商店买东西…为的是,偶尔能碰到他。

开学没多久秦莫便在阅览室勤工俭学,从此爱动的我每个傍晚都会静静的在阅览室看书。周末舍友们相约逛街,我依然呆在阅览室。因为有秦莫。这样的习惯四年从未间断直到毕业。有一段时间,校足球队要和另外几个高校进行友谊赛。那段日子每个傍晚都看到他们在球场训练,包括刚刚入校队的秦莫。每天我都会透过阅览室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默默的注视他,直到结束。

大二暑假,因为秦莫的缘故,我留下来社会实践。为代理商的商品在超市做促销。秦莫和几个大三、大四的男生在电脑公司打工。社会实践一般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参加。就我和秦莫是大二的。在超市的日子很苦,每天要站到晚上九点半才下班。但一想到每天回去可以看到秦莫,心又感到无限温暖。

最喜欢每个晚上洗完澡,男生女生在校园凉亭一起高谈阔论的时候,这时我会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和秦莫,偶尔会插上一二句。夜凉如水,夏虫呢喃,快乐在蔓延。只是这样一个漫长的暑假与秦莫没有故事。

大三时,许多女生对秦莫开始慢慢的放弃。因为秦莫从未接受任何一个女生对他的表白,更何况这是一个物质决定精神的世界,秦莫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大三的女生已有一些现实。

每天早晨,我对着镜子大声说:“凌琥珀,你放弃吧”。但每天一看到秦莫的眼神,心又软化下来,一如继往的陷入无望的单恋中。

大一时就有不少男生喜欢我,君是其中最执着的一个,宽容而善良。从大一开始每个情人节我都会收到许多玫瑰,但没有一束可以打动我。许多人在背后说我是冰美人,其实在没有遇到秦莫之前的我是公认的黄蓉般的娇俏女子。到了大三男生们渐渐放弃,转向了其他目标。除了送百合的君。偶尔我会和君聊天,因为我从未见过那样亲切的眼神,而且我们是老乡。和君像朋友一样的相处,让我在那些无望的日子里有一种简单而放松的快乐。

大四时我知?a href="//www.bidushe.cn/view/lang.html">狼啬钕不兜囊皇赘枋抢侠堑哪鞘住栋殉筛琛贰8咧惺蔽乙恢笔俏挠槲保业母璩暮芎谩S龅角啬壹负跻淹?a 腾讯分分彩 href="//www.bidushe.cn/view/ziji.html">自己的这一特长。最后一年的校园卡拉OK我报了名。“当爱已成歌唱歌的人已变成风景/美丽的往事飘零 在行人匆匆眼里/谁能把一支恋歌唱得依然动听…教我们青春的蓝蓝的天/漂流在四方的痴心少年/让我们心碎的似水流年/看我们万水千山走遍”唱到最后一句我已泣不成声,我看到了秦莫,坐在最后一排的秦莫,他知道我是为他而歌吗?许多大四的毕业生都泪流满面。他们为即将远离的同学、师长而哭,我为秦莫,为四年无望的爱而哭。

不知为什么从那次比赛后,秦莫常常在球场发呆。

毕业的脚步越来越临近了,学校准备搞一个毕业舞会。 我把自己准备面试买西服的钱拿去买了一件我早已心仪的浅紫色晚礼服。一直素面朝天的我开始学习化妆,没有人会觉得奇怪,要毕业了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改变。舞会上当我穿着长及脚踝的浅紫色长裙,略施粉黛出现在场上时。从别人惊艳的目光中我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许多男生邀我跳舞。我微笑着一一回绝。我在等一个人,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握。终于秦莫向我走来,他向我伸出手,秦莫第一次向一个女孩做出了邀请。和秦莫相拥在一起,四年来的苦恋、四年来的付出、四年的牵挂、四年来关于秦莫的点点滴滴那么清晰的一一浮现在眼前。突然间很想抱着他好好哭一场。一支舞结束了,秦莫松开了我的手。我几乎要失声尖叫了。秦莫,许多话我还没来的及与你说,我找遍了整个舞厅,我看不到秦莫,我终于失去了他。

在操场上我看到了独自一人的君,我抓住君说:“毕业了我们一起回家乡好不好”?君定定的看着有些失态的我,轻轻的说:“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吧”。伏在君的肩膀上我哭的彻底。君在我耳边温柔的说:“琥珀,以后的日子我不会让再你流眼泪”。

君遵守了他的承诺。毕业两年间,他始终温柔的待我,努力的工作。有时候我会想起秦莫黯然神伤,这个时候君总是紧握我腾讯分分彩官网的手,给我温暖的力量。人的一生注定逃离不过爱情,我正在努力的愈合着伤口,我逐渐接受另一份爱。

今天是我披上嫁衣的日子,几个还在上中学的小堂妹,在房间帮我整理化妆,一个小堂妹大叫,“快看,这个人长的好像道明寺”。她们拿着我的毕业照,指着秦莫,突然间发现对秦莫的爱从未停止,思念如潮水般淹没了我。

两年了,秦莫你过得好不好?你找到你的最爱了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找出留言册,打电话给秦莫最好的朋友邵逸。

“琥珀,你真的要嫁给君”?邵逸的声音有一点惋惜。

“是啊”。我笑,“除了他,我还能嫁给谁”?

“可是秦莫一直都爱着你”。

我愣住了。

“秦莫的家里太困难了,我想他是不想连累你吧,那天毕业舞会后,他喝了很多酒,和他同学四年,从未看到过他那样伤心过。可是他在乎你,这是我们班男生都知道的事”。邵逸缓缓的细述。

“等等,你说我们班男生都知道,那君也知道”?我的话微微的颤抖。

“当然”,电话两头都陷入了难堪的沉默中。“也许,太爱一个人可以变得自私”。邵逸微微的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大厅里君和亲朋好友客气的寒喧着,在亲朋面前我们是多么登对的一对。君有体面的工作,良好的修养,殷实的家底,体贴而温柔。我应是最幸福的新娘。可是此刻在众多亲朋面前我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今天我是一位流泪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