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 > 人生感悟 >

致青春

致青春
>

黄昏,枕着青春的荒冢渐渐消弭成黑色的星尘;青春,依然在溪畔孑然一身的故人肩上唱起昔日的童谣;故人,从双河小学打马各奔天涯,在夜晚吹响悠扬的牧笛声,放浪了形骸的少年,如今翩翩而立,是否已忘,花样年华,同窗数载?不若,相逢于终年清幽的小河边共举杯,不若,为当初那点义气肝胆吟吟而笑。朋友,一入江湖两相忘,各自扬镳不回头,回头已是百年身,重聚在天涯!这多年,如一场盛世繁华云烟过眼,如一场初雪消融于粉淡阳光,那席承载着四年青春的宴会宛若荒野上璀璨一时的篝火火星,只闪耀了一刹那,就变成漫天黑灰沉寂在天之涯地之角,永远黯淡下去--可曾有人记否?记否?记否……独自守在岁月的大树底下,细数青春的年轮。那一圈一圈一圈,圈住的是谁寂寞的灵魂?镌刻的是谁的音容?唱响的是谁的离歌?留影的是谁的英姿?我在等待,等一场南风过境,吹散我眼前的雾霭,我应该看见,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跑过的水泥板蜿蜒在记忆的脑海,飞上天空的牛皮噗的一声戳破,进驻你的梦里江山,万里雪飘。门前掠过的飞鸟为何在枝上不知疲惫的啾啼,可别对我说似曾相识,因为流年啊,已经氤氲在天际,飞扬在风中,飘落于水面,埋葬…野草蔓延的荒冢前,有一块石皮剥落的无字碑,在寒冷的朔风里无言的呼唤,一声…一声……一声…盘旋在头顶……撑开无数枝桠,延伸向四面八方……祭奠……逝去的青春……讴歌……天真的友情……痛哭……昔日的欢颜今日的伤痕……墙根的荒草……不知不觉……又开始疯长……而我,披着这残冬,依然踽踽独行……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
上一篇:爱情里的一点苦 下一篇:布列瑟农